当前位置:首页 > 知识 > 男子不愿补票被击毙,3女儿目睹全程,死前叫嚣:有本事打死我

男子不愿补票被击毙,3女儿目睹全程,死前叫嚣:有本事打死我

2015年5月2日,男不女儿徐某在乘坐火车时,愿补有本因为少了三张票没补,票被引发了一系列冲突。击毙叫嚣

最后被民警当场击杀。目睹

在警方和徐某之间有着怎样的全程故事呢?



庭审下的疑点

一声枪响,将火车站所有人的死前事打死目光聚焦于此。

徐某的男不女儿三个女儿,亲眼看着父亲应声倒地。愿补有本



惊恐瞬间充斥全身,票被此时她们手足无措的击毙叫嚣愣在原地。

李某看到远处正在赶来的目睹警察,将配枪放在地上。全程

缓慢的死前事打死举起双手,随即被控制起来。男不女儿

这天黑龙江的安庆火车站,发生了一起惨案。

位警察将枪口对向公民。

“别紧张,你们都看到什么就说出来,我会帮助你们的。”

此时在审讯室里,民警安抚着徐某的三个女儿。



三个女儿都只有十几岁,第一次见到开枪的场面。

回忆着那一幕还是十分后怕。

即使警方在不停的安慰,身体都还止不住的颤抖。

问询还是没有进展,徐某的家属也来到了警察局。

当即他们就很激动,吵着要见开枪打人的李某。

警局里瞬间炸了锅,忙着劝和不停吵的冗杂声拥挤在整个房间。

“各位安静一下!”“刚刚接到医院的电话。

徐某送去抢救时,不治身亡了!”

众人听到这个消息后愣住了,瞬间徐某的家属都哭了起来。



警方决定先从开枪的李某查起。

于是徐某的家人,简单做了笔录,就带着他的女儿先行回去了。

通过几小时的问询和火车站的走访。

警方大致了解了一些内容。

两天之后他们就决定,到徐某的家里进行回访调查。

然而这一去,没促成双方的冷静协商。

徐某的家属一纸诉讼,将李某告上了法庭。

徐某的家属当天晚上回去后。

就讨论着不能轻易放过杀人的李某,一定要打官司让他坐牢。

“可是我看见爸爸他……”徐某女儿的话还没说出口。

就被家属打断,他们告诉女儿你也看到李某杀了你父亲。

咱们必须让罪有应得的人付出代价。

三个姐妹相视着,同时都皱起眉头。

心里好像藏着什么事一样,沉默不语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出来。



在法院开庭的当天。

警方带着李某同徐某的家属碰面。

双方在准备着一天的辩护。

徐某的家属,上来就哭天喊地的。

将委屈抱怨一通,并请求法官一定要为老百姓做主。

法官自然是不吃这一套,当即就警告徐某的家属。

用证据说话,不要煽动庭审氛围。

各位,接下来按照原告和被告,双方所提供的事实证据资料。

依法对当时的具体情况,进行案件回溯,请各位积极配合。

随着法官言语的结束,这场庭审开始了。

事实证明的真相



最先开口的,就是火车站的工作人员小刘

他是在案件中,第一位和徐某接触的人。

当时他负责徐某那一通道的检票。

2015年4月的一天,小刘第一次来到火车站工作。

初出茅庐的他,很拘谨的跟着带自己熟悉班务的人

小刘跑前跑后的跟进流程,心中满是新鲜感。

带小刘的师傅告诉他,没事的很快就会上手。

并且安排他今天到二号口,负责检票。

小刘把他负责的班次时间,写在了自己手上。

大厅的人还没有多少,他就已经反复看了几遍。



检票开始,小刘把控着现场的秩序,大家不紧不慢的往前赶。

轮到徐某时,小刘刚检完票。

他就拉着三个女儿,要一同过去。

小刘赶忙制止,说到火车是按票入座的。

您三个女儿的票也需要展示一下。

徐某则是说了句三个女儿这么小,也不用买票呀。

小刘看着徐某的三个女儿,目测也至少十二三岁。

这早就超过了免票的年龄。

小刘很不解,但徐某一副很有理的样子。

心想不会是遇到想要逃票的人了吧。

由于没有处理这种事情的经验。

小刘在和徐某解释的时候有些局促。

徐某看到小刘扭捏的样子,知道他根本应付不了自己。



当即就坐在地上,对着小刘说。

如果你不让我们过去,那后面这些人也别想往前走。

小刘此时彻底慌了,徐某想逃票的事情,还没想好怎么解决。

身后这些无法走的人,眼看就要闹起来了。

“徐某一开始就是这样吗?

是不是你的沟通方式引起了他的不满?”

法官的质疑声打断了小刘的阐述。

小刘回应法官,您的质疑也是我当时考虑的问题。

由于我是第一次当班,所以我当即就汇报给了我的领导。

想请他来出面调解。



小刘所说的人,正是主管火车站地勤事务的小王。

此刻他也身在法庭上。

他要紧接着小刘,把这件事情讲完。

原本在二楼执勤的小王,在对讲机里,听小刘的请求。

他赶忙下楼去处理,在人群中注意到了徐某的三个女儿。

赶忙来到女孩身边,轻声的告诉她们:

你们父亲应该是缺了一些手续。

可以在一旁等一下叔叔吗,我马上就为你们处理。

随后小王将徐某的三个女孩带至旁边。

见到女儿们过去,徐某认为是自己闹事有了效果。

对方一定会同意给自己免票,就也没再阻拦身后的人。



小刘擦一下额头上的冷汗,心中这块石头总算是落下了。

小王要是再晚来一会,他这边的情况绝对要吵翻天。

还有打架斗殴可能,想想都后怕。

随着小刘将进站的人全部处理好后。

小王也开始解决徐某的问题,他请求查看三个女孩的学生证。

看了一眼后发现,她们果然已经十四五岁了。

小王仍然很有耐心的对徐某说:

您的女儿已经到了要单独买座位的年龄,

不过您放心,我们对学生证的孩子都有优惠。

我带您去补票吧。



然而小王还没意识到,徐某闹了这么长时间

就是因为,他根本不想花补票这个钱。

听着还是重复的一套说辞,徐某就失去了耐心。

猛的向前一推,小王一个踉跄差点倒地。

又被徐某用手一把就拽住衣领,差点让他提起来。

“你说什么呢?我都让步了,还要补票?赶紧让我们过去!”

此时另一双手也抓住了徐某的胳膊。

小刘看到主管被欺负前来帮忙。

小王挣扎不了,他却仍示意小刘松手。

如果缠斗起来对他不利,然后直接就被徐某扔到一旁。



四周的同事,这时候都过来了。

徐某看着他们马上也激动起来。

拿起身边能用的东西,跟他们殴打在一起。

法官翻看着证据中,数名地勤人员的受伤报告。

均有轻伤或重伤的出现,他们都是参与制止徐某的人。

小王告诉法官,他当时的判断是:

徐某已经将工作人员尽数打伤,这已经超过了地勤能控制的范围。

所以我报了警。

就在此时,警察将这些天对李某的审讯内容和他的证词。

一同提交给法官。

李某就是当时接到小王求救电话的警务人员。



李某听小王简单介绍了情况,就迅速赶到了现场。

并通知了同事集结。

李某冲到人群之中,扯着嗓子让大家赶紧疏散。

他也来到了徐某的面前。

此时周围都是躺倒的地勤人员,四周随处可见,被打出了血迹。

李某还没来得及跟徐某对话。

他就被徐某扔来的拉货小车,直接砸倒在地。

没反应过来,徐某就已经来到了自己身上。

李某紧忙用胳膊护着头部,提防着徐某的重拳。

好不容易在打架中起身,徐某一把就夺过了自己的警棍。

李某此时不断的提醒徐某,不要冲动。

有什么话,有什么事情都可以协商,请你现在冷静下来。



徐某像听不到声音一样,不断的挥舞着警棍。

打向李某,李某忍着疼痛,还想试图控制徐某。

直到徐某开始数次触碰自己的配枪。

李某抬头看向许某,发现他已经毫无理性了。

徐某把警棍扔向李某,直接就冲过来想要抢夺配枪。

李某已经受了伤,而且眼看徐某还没有停下的意思。

迫不得已拔枪出鞘,一声枪响后将徐某放倒,这件事情才彻底的结束。

法律正义的审判

李某站在法庭上一言不发。

他深知配枪大多时候,都是起震慑作用。

因为达成开枪的条件是十分苛刻的。

一不小心就会从执法变成犯罪。



李某的律师,将当时的监控画面在庭审上展示。

他告诉法官,二号的检票口恰位于视频的死角。

画面内容里只有,李某同徐某缠斗的画面,无法确定双方的动机。

律师说我方的当事人,提交的证词也是他单方面的叙述。

如果想要进一步判断事情,就要听一听徐某女儿的讲述。

当时她们离徐某和李某最近,对情况会有了解。

随即法官就传唤徐某的女儿。

她站在台上,拽着自己衣角,半天也说不出一句。

她的脑子里很乱。

在开庭之前,家属的律师告诉她,要说些对他们这边有利的话。



但抬头又看向李某,徐某女儿心里非常纠结。

终于在调整过情绪后,徐某女儿交代了情况。

“是……是爸爸,爸爸先攻击李警官的。”

女儿颤颤巍巍的,挤出这几个字。

在法官数次确认,女儿在被家属不断的催促提醒下。

仍然将实情和法官核对完成。

法官先生,我想关于这起案件,您已足够清楚。

我方当事人作为火车站警务人员,从出勤开始,按照正确的执法流程。在沟通的同时不断确认周边人的安全。



徐某先后有袭警,抢夺警方武器的行为。

如果继续让暴怒的徐某夺下配枪,那后果是不可控的。

我方当事人依照情况做出正确判断。

开枪成了当下不可避免的选择。

李某的律师在法庭上这样辩护道。

这起案件在这里也落下了帷幕。

随后经过了几次休庭,法官最终驳回了徐某家属的诉求,判李某无罪。

临近傍晚,众人被遣散离开法院。

李某找到徐某的女儿,向她们鞠躬道歉。

对于向她们父亲开枪也是不得已而为之。

同时又对她们在法院上为自己说话的行为表示感谢。

双方握手之后,各自离开。



此时的夕阳虽然快要落下,就这么待在远处,肆意的散起光亮。

分析

在这起案件之中,徐某无法控制情绪。

与周围人互相斗殴,最终还暴力袭警,无可奈何之下警方选择了开枪。

徐某都犯有哪些罪?该如何量刑呢?

根据规定:

故意伤害他人身体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致人重伤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徐某在现场缠斗过程中,打伤了很多工作人员。

他们目的不同,工作人员想要制止徐某的行为。

而徐某就是想一味的伤人。

在后面的调查中,医院给出的医学报告。

这些被打伤的人,都有轻伤和重伤。

这已经构成了故意伤害罪的刑事标准。

所以徐某应该被判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除此之外,徐某还犯有寻衅滋事罪。

在现场自己发现无法逃票,在公共场合直接阻碍他人的道路。

并且和工作人员吵了起来。



后来愈演愈烈,成了以暴力手段的肢体接触。

在这个过程中,徐某就是明知故犯,自己无理而且还要伤害他人

而且他的寻衅滋事罪,涉及的范围很广。

有当时在场等车的人,还有后他袭警挑衅对方。

所以主观恶性比较强烈。

警官李某被判无罪,这其中有哪些法律细节?

根据法律中的规定,如果在判断情况。

对方要对自己造成侵害的时候,为了避免侵害。

而自己为了制止对方行为,做出的反击,被称之为正当防卫。



正当防卫是受侵害程度与反侵害时出手的程度,要范围相同。

拿李某的情况举例,当时徐某想要孤注一掷夺下他的配枪。

但在这之前,徐某对李某的身体侵害,已经将李某打伤。

而去抢这一行为,是抱着想要杀人的目的。

因为徐某想要在战斗之中取胜,并且当时的情况他已经丧失了理性。

在这种情况下,李某判断出徐某已经对自己的生命安全造成威胁。

那么相对等的开枪制敌,将人打死,这就属于正当防卫。

不需要承担刑事责任。



如果当时李某不做出开枪的行为,反而让徐某夺去了配枪。

在一个毫无理性的人手中,是无法保证安全性的。

在这一点上,徐某夺枪的这一行为就和想要杀人无异。

我们应该做遵纪守法的人,在法律之中把握做事的尺度。

不要让自己的无知盖过行为。

极端的方式解决不了日常的任何事情,只会徒增麻烦。

(责任编辑:时尚)

推荐文章
热点阅读
随机内容